当前位置: 中共绩溪县委党校 > 文章详情

皖南事变”后的皖南红色文化内涵研究

作者: 程维军 文章来源: 点击数: 1934 更新时间:2022-5-20 14:39:01

皖南事变”作为全民族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顽固派发动的第二次反共高潮,不仅对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国共关系和新四军的发展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而且也深刻改变了皖南地区新民主主义革命历史的进程。

“皖南事变”后,中国共产党领导新四军游击队在皖南就地展开了艰苦的游击战争,形成了内涵丰富、积淀深厚的皖南红色文化其精神内核包括:坚决服从全国革命大局的政治自觉、单独坚持皖南阵地的使命担当、始终根植人民群众的初心坚守、长期乗持艰苦奋斗的革命意志。

一、坚决服从全国革命大局的政治自觉

“皖南事变”后,作为事变发生地的皖南能够迅速组建新四军游击队,掀起武装斗争,主要得益于以下几方面。

良好的群众基础。1938年年初歙县岩寺整训以来,“我党我军在这些地区有三年以上的工作历史”,培养了皖南群众较高的政治觉悟。“皖南事变”发生后,群众对新四军突围人员的大力接应和帮助是直接的证明。

严密的组织体系。抗战以来,中共中央东南局即在皖南地区加强地方党和群众工作。特别是在“皖南事变”前夕成立的新的秘密皖南特委领导下,从1940年开始,在旌德的王家庄,绩溪的百坑、上金山、黄会山,泾县的铜山、濂坑等地建立了一些秘密党组织,成为革命的坚强堡垒,是开展游击战争的基本立足点。以胡明为书记的中共旌泾太中心县委起到了中枢作用。

正确的斗争策略。1941年5月.胡明通过驻江北新四军七师的皖江区党委和皖南特委,收到新四军代军长陈毅的回信指示,在泾县茂林镇濂长村濂坑建立中共旌泾太中心县委游击队(即皖南新四军游击队,也称黄山游击队)。这是“皖南事变”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皖南山区第一支抗日游击队,从此揭开了艰苦的皖南新四军抗日游击战争的序幕。

坚决的服从意识。皖南新四军游击队以“皖南事变”中突围的新四军军部教导队工兵队干部刘奎、李健春等为军事骨干。这些历经“皖南事变”九死一生考验的新四军指战员,毫无怨言地服从安排,融入地方组织和武装力量,发挥出优秀的政治、军事素质。

综上可见,“皖南事变”前后形势危急复杂,皖南党组织领导游击队与党员群众迎难而上、逆向而生,充分体现了服从全国革命大局的政治自觉和大局意识。既服从于“皖南事变”前艰苦留守“隐蔽斗争”的要求,执行中央顾全全国抗战大局的“对皖南采取让步政策”,又服从于“皖南事变”后“在军事上进行自卫”的要求,执行中央“又联合又斗争,以斗争求团结的政策”。同时,这种政治自觉也表现在抗战胜利新四军主力北撤后,该部“继续坚持黄山地区斗争”,并组建中共皖南地委、苏皖军政委员会,领导形成以皖南为腹地的苏浙皖赣边区人民解放战争格局。

二、单独坚持皖南阵地的使命担当

“皖南事变”后,驻防皖南的国民党第三战区仍然留下近5万重兵疯狂“围剿”和残杀突围出来的新四军零散人员,并命令皖南行署转饬各县“严密搜捕”,进行“清乡”。皖南新四军游击队成立后,敌人持续采用围追、堵截、封山、搜山、移民并村等毒计,对皖南山区实行多次大规模“清剿”。对此,皖南游击根据地主要采取了以下措施。

整顿整风。开展思想教育,反对独立主义、个人主义和单纯军事观点,反对违反政策和腐化堕落,提高阶级觉悟,坚定革命信心和决心。进行组织整顿,洗刷思想不纯者,镇压叛变者,划小支部规模,优化纵横联系。加强纪律教育,制定《皖南游击队党员纪律》,教育党员牢记在火线上、行军时、学习中和一般日常生活上的职责。开展学识字、学文化、唱歌曲等文娱活动,如创作《坚持皖南斗争歌》《反“清剿”》,活跃战斗生活,鼓舞士气。

还债运动。“皖南事变”后初期,上级的供给接济因客观原因无法到达皖南,党组织和部队的经济来源主要靠向地方地主、豪绅和个别富农、中农进行借款筹粮。此举解了燃眉之急,但也致使一些中上层人士和部分群众对游击队产生误解,国民党当局乘机大肆造谣污蔑皖南新四军游击队是“土匪”“假新四军”。从1942年下半年开始,游击队在皖江区党委的支持下,配合政治攻势开展“还债运动”,主动偿还借款,戳穿了国民党顽固派的谣言,提高了中国共产党和新四军游击队的威信,促进了统战工作的开展。

生产运动。面对困难生活条件,学习延安军民开展大生产运动。要求每个游击队员都要学会“打仗、做群众工作、生产”三大本领。各级领导要带头参加生产,党支部要起保证作用,皖南较好的山地环境和丰富的自然资源也为生产运动提供了支撑它在经济上节省了开支、改善了生活、打破了封锁,更在政治上锻炼了干部和战士、联系和教育了人民群众,为游击根据地的巩固和扩大提供了坚强保障。

三、始终根植人民群众的初心坚守

新四军皖南游击战争能在“皖南事变”的血雨腥风中艰辛起步,在国民党统治中心要地夹缝间不断壮大,最根本依靠的力量是人民群众,贯穿始终的工作路线是群众路线。

把群众安全放在首位。尖锐的斗争环境下,党组织和游击队最初能在皖南站稳脚跟,依靠的是群众的鼎力相助但为避免群众在对敌斗争中受到牵连,旌泾太中心县委自1941年5月间决定在深山密林中搭建简陋的山棚作为机动住所和指挥中心:此后,旌泾太中心县委一直住山棚,辗转于绩溪、歙县、旌德、太平、泾县等边界山地,直至1949年4月底皖南全境解放后才移驻歙县县城,胡明因此被群众和战友敬称为“山棚司令”。

注重群众工作的方式方法。《皖南游击队群众工作法》要求游击队员“拂晓前进村,坐等天亮”后才挨户宣传,为的是既广泛发动群众又避免干扰群众正常生活。即使有必要在村“蹲点”做群众工作时,也明确了“住保甲长家创建便利条件、减少群众危险”的硬性规定。

以群众利益为政策调整出发点。皖南地区山多地少,群众在青黄不接时期的粮食需求强烈。在推进解放战争时期的皖南群众性游击斗争过程中,皖南党组织和游击队充分研究和结合了当地群众的诉求,以“分粮斗争”打开斗争突破口。1947年4月.以绩溪县九华乡“分粮斗争”为起点,很快席卷整个皖南,短短一两个月时间,就发动群众近10万人,分掉国民党公粮100多万斤。此举极大调动了群众的积极性,推动了群众性的武装建设和政权建设。1947年10月至1948年12月,部队抽调主力向苏浙皖赣4省各边区辐射性大发展,顺利实现了华东局要求的“为将来主力南进准备基地”的重要目标。

四、长期秉持艰苦奋斗的革命意志

皖南游击战争,从13人的新四军游击队发展到9000多人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苏浙皖赣边区部队,广大党员干部、战士和群众胸怀必胜信念接续奋斗。

忠贞的革命信仰。据不完全统计,皖南游击战争中牺牲干部群众2000多人,涌现出的杰出英烈有李健春、吕辉、张银祥、姚镜清、张富俊等。唐辉同志原在新四军政治部从事民运工作,“皖南事变”中被捕后成功逃脱,历尽艰辛找到中共旌泾太中心县委,1941年10月出任中共旌绩县委书记,领导皖浙边人民战斗直至皖南解放,1952年11月在徽州视察工作时不幸因公殉职,时年36岁。他以坚守、战斗和牺牲,诠释了自己在1939年11月写下的“向国家、民族尽大忠”的家书誓言,被誉为“皖南赤子”。

坚韧的斗争意志。面对初期“近似原始人式”的生活条件,游击队通过葛藤打草鞋、棕毛织袜子、野菜鼠肉过大年等革命乐观主义方式从容应对,照样行军打仗、做群众工作。面对长期穷凶极恶的反复“围剿”,游击队灵活应对,愈战愈勇。首任黄山游击队队长刘奎,在皖南游击战争中身经百战、九处负伤,每次都在缺医少药的情况下以惊人的毅力顽强地活了下来,继续投入战斗。国民党惊悚地称他是“打不死的刘奎”。

实干的进取精神。皖南游击战争中,新四军在上级党组织的正确领导下,在数百万根据地人民的坚定支持下,于困境中实干进取,不断取得创新突破。1941年7月,摧毁旌德县庙首乡公所.取得“皖南事变”后新四军游击队首战的胜利。1947年5月,在绩溪县第一次攻占一座县城,震动了京、沪、杭一带。至1949年4月,形成以皖南为中心的苏浙皖赣边区,其范围北起长江,南抵浙赣线,东临太湖,西近鄱阳湖,包括皖南全部和苏南、浙西及赣东北部分地区共40个县这片重要而巩固的根据地,在渡江战役期间发挥了组织准备、党群工作、敌情交通、物资保障、武装斗争等全面的策应作用,建立了不朽的功勋。

参考文献

[1]中共安徽省委党史研究室.中国共产党安徽地方史(第一卷)[M].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2000.

[2]中共绩溪县委党史办公室.徽山烽火[M].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1990.

[3]王瑾.皖南事变后的皖南游击战争中[J].中共党史研究,1991(2):65-67.

 


  版权所有 Copyright [中共绩溪县委党校]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安徽省绩溪县 邮编:245300 电话:0563—8162971
备案号:皖ICP备14022642号 皖公网安备 34182402000104号